财新传媒
2020年02月12日 09:29

物理学界的百年战争:波函数是物理实在吗?

物理学界的百年战争:波函数是物理实在吗?
世界到底由什么组成?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必然需要依靠量子理论。可惜已近百年历史的量子理论,至今没有形成公认正统的物理诠释。本文简要介绍了量子理论发展过程中的几个主要分支,包括哥本哈根诠释、隐变量理论、多世界诠释以及量子信息诠释。
 
撰文 | 董唯元
 
实在论(Realisim)是门画圈的学问。就像孙悟空为唐僧划定活动范围一样,哲学家们也费尽心力甄别着“到底哪些名词代表真实存在的实体,哪些名词只代表一种概念”,希望为物理世界划定一个范围。然而物理学的发展,尤其是量子理论的发展,使原本画下的界线越来越模糊……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1日 13:34

为什么新型冠状病毒疫苗肯定会研制成功?

为什么新型冠状病毒疫苗肯定会研制成功?
像SARS、MERS和新型冠状病毒这一类的病毒,存在于自然界,除人类之外还有其他的宿主,即使有疫苗,我们也可能永远无法将其消除。遏止吃野味的陋习、加强市场管理和检疫、提高人们的公共卫生意识,才是避免灾难再次发生的关键。
 
撰文 | 李大鹏(Duke University)
 
世界上第一支疫苗诞生于18世纪末的英国。英国医生爱德华·詹納 (Edward Jenner) 注意到感染过牛痘病毒的挤奶女工不会感染天花,于是推测牛痘病毒可以预防天花。通过实验他证明了牛痘病毒接种可以有效预防天花病毒感染。1881年,法国科学院院士路易·巴斯德 (Louis Pasteur) 纪念詹納,提......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1日 13:24

生物学家和物理学家怎么做朋友?来自生物学家的13条建议

生物学家和物理学家怎么做朋友?来自生物学家的13条建议
撰文 | Ken Kosik
 
与物理学家合作,让我学会更好地进行学术沟通,同时也帮助我弄清楚了自身的知识空白,Ken Kosik如是说。
 
 
作为一名医生兼科学家,当我将实验室从布莱根妇女医院的波士顿长木医学区,搬到加州大学圣塔巴巴拉分校(UCSB)时,许多同事都感到非常惊讶,毕竟那里既没有医学院,也没有大学附属医院。
 
我收到不止一封邮件——有疑惑、有意外、也有理解,但他们无一例外都用了感叹号。
 
十年前的那次搬迁,源于我想和物理科学研究人员建立更紧密的合......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1日 11:21

冠状病毒在体外可以存活多久?

冠状病毒在体外可以存活多久?
现有的数据表明,在低温或者室温条件下,SARS 冠状病毒是一种稳定的病毒。
 
撰文 | 史隽
 
冠状病毒是一大类可以感染人和动物的病毒,在许多不同种类的动物 (包括骆驼、牛、猫和蝙蝠) 中都很常见。动物冠状病毒很少会感染人,有时如果变异,就获得了感染人的能力。
 
已知的人类冠状病毒有七种:
 
四种 (229E、NL63、OC43和KHU1) 很常见,会引起轻到中度的呼吸道感染,例如普通感冒;还可引起儿童中耳炎。这些疾病都可以通过休息和非处方药治疗来应对。
 
三种冠状病毒会引起严......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10日 11:38

清华药学院院长丁胜:控制疫情,现在最大的挑战是时间

清华药学院院长丁胜:控制疫情,现在最大的挑战是时间
编辑 | 药明康德内容团队
 
元宵节刚过,全国疫情尚未出现拐点。在对疫情的防治需要按周,乃至按天计算的当下,依然还没有任何药物在临床试验中证实其有效性。在短期内,我们究竟能做什么?如何评估病毒变异对新药研发的潜在影响?我们又能从这次疫情中总结一些什么样的经验?
 
带着这些问题,药明康德内容团队近日对丁胜教授进行了专访。丁胜教授是清华大学药学院院长,也是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清华大学和北京市共同创立的全球健康药物研发中心(GHDDI)主任。在他看来,时间是目前我们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它决定了我们在抗击这次疫情面前,能够采取哪些策略。
......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9日 15:17

怎样应对新冠病毒空气传播?

怎样应对新冠病毒空气传播?
减少感染风险的合理努力无需等待科学证明。安全至上!
 
撰文 | 史隽
 
2020年2月8日下午2:00,上海市召开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海市卫健委的卫生防疫专家在会上强调,目前可以确定新型冠状病毒可以通过气溶胶传播。
 
一时间,大家都想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又能做些什么来预防感染。
 
 
病毒在空气中是怎么传播的?
 
最近正好看到一位专家的采访,针对“病毒在空气中可以存活多久”等大家关心的问题答疑。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9日 13:17

油脂摄入过量影响细胞“垃圾回收” | 一周科技速览

油脂摄入过量影响细胞“垃圾回收” | 一周科技速览
编辑 | 韩若冰、琵思佛
编译 | 董唯元、刘航、于槐、刘天同
 
1 中微子、引力波和跷跷板机制
 
为什么宇宙中的普通物质比反物质多?为什么实验中只观测到左旋中微子,却不见右旋中微子?为什么理论上应该为零的中微子静质量实际却不为零?为什么这个不为零的静质量又如此离奇的微小?这一系列问题不仅直接挑战着标准模型理论,也深刻联系着宇宙暗物质等其他更多的未解之谜。
 
在目前所有理论中,有一个被称为跷跷板机制(Seesaw Mechanism)的理论,非常优雅地一举解决了上述所有问题。这一理论通过引入高能标粒子扩展了标准......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8日 13:30

元宵怎么煮才更好吃?

元宵怎么煮才更好吃?
 
撰文 | 谢科锋(南京大学化学化工学院)
 
今天是元宵佳节,少不了吃上一碗热气腾腾的元宵(汤圆)。在煮元宵这个看似平常的过程中,其实还包含了许多热分析的原理呢,我们简单讨论其中三个问题。
 
1 出锅的元宵口感为何软糯?
 
包元宵所用的糯米粉主要成分是支链淀粉,相比于直链淀粉结晶度较低,在热水中较快溶化。在煮元宵的过程中糯米皮所发生的变化其实主要是淀粉糊化。具体来讲,是随着温度升高,淀粉周围的水分子进入淀粉粒的结晶区,破坏其氢键,淀粉不可逆地迅速吸收大量的水分,体积急剧......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8日 13:00

陈嘉映:德性亏了一点,他就感受不到幸福

陈嘉映:德性亏了一点,他就感受不到幸福
2019年3月,我们(一席)请陈嘉映老师做了这个演讲。今天我问他:“我们如何相信公义?又如何奢望幸福?” 陈嘉映老师回:“我们这个国度,公义难能可贵。让我们每个人,力所能及之处,增添一点点良善与公义,永远永远不要与不义者共谋。”
 
他接着转发一句:“至少,你可以擦净一片玻璃,让光透进来,倘若你不是光,或者还不敢成为一道光。”
 
我们说什么人幸福呢?我们说那些心地善良、品质纯正的人幸福。
 
演讲 | 陈嘉映(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
 
美德与幸福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7日 08:42

Remdesivir到底是不是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神药”?

Remdesivir到底是不是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神药”?
Remdesivir是NUC抑制剂,通过干扰RdRp活性,阻止病毒合成
 
最初开发用于埃博拉病毒感染,但临床结果发现疗效不佳
 
早期研究发现,Remdesivir在体外可抑制多种冠状病毒病毒滴度,并具有抗新型冠状病毒活性
 
仅凭一个病例,无法判断Remdesivir是否有效,需要等待临床研究的结果来获得证据
 
2月5日下午,Remdesivir治疗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临床试验在武汉启动,两项研究将分别评估轻、中度和重症患者的安全性和有效性,研究执行严格的随机双盲试验。
 
撰文 | 储旻华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7日 08:02

熵:伤脑筋的熵

熵:伤脑筋的熵
本文为《物理学咬文嚼字》027,原名为熵非商-the Myth of Entropy。熵是温度关于能量的共轭量,脱离温度理解熵,难免不着边际。此次趁同“什么是温度?” 一起发表之机,又增添了两条补缀。
 
撰文 ∣ 曹则贤(中科院物理研究所研究员)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老子《道德经》
 
糟粕所传非粹美,丹青难写是精神。
 
——王安石《读史》
 
摘要: 就不易理解和容易误解这一点来说,entropy是非常特......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6日 09:30

来不及看书,来不及烦恼

来不及看书,来不及烦恼
两年前的今天,这位自学而成的一代文化巨匠以百岁高龄辞世。其人之才,人谓之“业精六学,才备九能,已臻化境”。钱锺书说他是旷世奇才,季羡林说他是“心目中的大师”,法国汉学家说他是全欧洲汉学界的老师,当代最伟大的汉学家,一代通儒。
 
撰文 | 陈关荣(香港城市大学)
 
 
2018年2月6日凌晨,国学大师饶宗颐在香港逝世,享年100岁。
 
“国学”其实只是个坊间用词,它不像数学、化学、文学等学科那样有明确的界定。不过,要给一个在历史、考古、宗教、艺术以及文学等多个学科领域均......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6日 08:05

应对疫情,春运人口回流情况如何?基于春节前人口流动模拟的预测

应对疫情,春运人口回流情况如何?基于春节前人口流动模拟的预测
审核 | 秦昆 卢宾宾 沈缙琦 编辑 | 淑敏
 
导言
 
人口的流动性是造成新型冠状传染病毒在全国范围内扩散的重要驱动因素,很多用于评估传染病毒的感染速率和扩散规模的预测模型均基于人流数据展开,此次因病毒传染而封城和春节期间取消春节活动等措施更是说明了限制人口流动是抑制病毒传播的重要途径。春节前的人口大迁徙无疑加速了本次疫情的时空传播速率,而春节后全国范围内的人口回流仍然会对疫情的防控带来巨大的挑战。可以说,深刻认识春节后人口回流的迁徙特征和规律,将对此次疫情的防控起到非常积极的作用。基于以上背景,本文以百度迁徙数据和通过调查......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5日 09:31

诺奖得主Wilczek:我们生活在虚拟世界中吗?

诺奖得主Wilczek:我们生活在虚拟世界中吗?
 
撰文 | Frank Wilczek (麻省理工学院教授、2004年诺贝尔奖得主)
翻译 | 胡风、梁丁当
责编 | 隋幸迅
 
我们生活在虚拟世界中吗?
 
Are We Living in a Simulated World?
 
多半不是。但这个想法足够疯狂,以至于有必要认真讨论一下。
 
Probably not, but the idea is just crazy enough to be worth taking seriously.
 
《黑客帝国》这部电影为我们开了一个巨大的脑洞:我们生活的现实世界只不过是由一台超强计算机所创造出来的虚拟世......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5日 09:21

比起流感,为什么全世界更害怕新型冠状病毒?

“从中国撤侨;关闭过境点;遣返确诊的外国人;对来自疫区的旅客采取禁止入境或隔离措施”……相较于感染人数与致死人数更多的季节性流感,为什么全世界都更加害怕此次新型冠状病毒?
 
编译 | 姬智女孩
 
时至今日,全球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人数仍然在持续上升,但其实相比于另一种更为常见的呼吸道感染疾病来说,新冠病毒仍然是小巫见大巫——这种疾病就是季节性流感(seasonal flu)。来自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表明,每年全世界有多达500万人成为流感重症病例,约10万人死于流感[1]。相比之下,截止到2020年2月3日,全球确认感染新冠病毒的人数为2......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4日 11:02

从鸟嘴服到可灭菌纱布口罩,一部战疫“外挂”简史

从鸟嘴服到可灭菌纱布口罩,一部战疫“外挂”简史
口罩是目前距离老百姓最近的医学防护工具。无论是面对呼吸系统疫病,还是“蓝天保卫战”,都离不开它。
 
“大敌”当前,口罩成为标配。此次新型冠状病毒引发的肺炎疫情,导致局部地方一时脱销,甚至出现少数不良商家哄抬物件的现象。大家关心口罩的价格、供给和各种防护性能指标,胜过其作为医学防护的用途。
 
因此,有必要给大家聊一下那些在疫病中保护我们的“外挂”,看看在微生物和病原体的世界中,人类是如何获得最直接的自我保护的。
 
撰文 | 董扬(云南农业大学教授) 文字整理 | 赵汉斌(......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4日 09:32

科学家一定要非常聪明吗?

科学家一定要非常聪明吗?
科学家一定要非常聪明吗?对于科学家而言,年龄增长必然意味着丧失创造力吗?有抱负的科学家应该怎样选择课题?前英国皇家学会会长、著名天体物理学家 Martin Rees 在2020年给科学家的一些忠告,希望对你有所启发和帮助。
 
撰文 | Martin Rees 翻译 | 狄德罗 审校 | 甘隐庐
 
有时我会担心,那些本应享受科研的人正为一种狭隘而过时的观念所累。“科学家”这个词,唤起的仍然是爱因斯坦那种男性长者或年轻极客的形象,超凡脱俗,不问世事。科学家这个群体,性别单一,严重缺乏种族多样性,而他们的工作却广泛涵盖了形形色色的知识和社会活动。科学工作需要爱思索的理论家......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3日 10:02

一次性医用口罩怎么做出来的?如何消毒?

一次性医用口罩怎么做出来的?如何消毒?
撰文 | CastAI 校对 | Cast 江小丧 截图 | 阳哥
 
疫情期间,出门必戴口罩。一起来了解下我们市面上常见的一次性医用口罩的制作流程,以及目前大家最关心的消毒环节——工厂里是怎么消毒的。
 
起码三层
 
如果你把口罩裁剪开来,能看到起码有 3 层无纺布,这个层数要求是有生产规定的,至少三层。
我们看市面上被曝光的那种一戳就破的劣质口罩,只用 1 层无纺布,就是无良厂家严重的偷工减料……
啥叫「无纺布」
 
「无纺布......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3日 10:00

参宿四已爆炸为超新星了吗?它会摧毁地球吗?

参宿四已爆炸为超新星了吗?它会摧毁地球吗?
到时候,你可能会看到两个月亮,但我们的后代再也无法看到美丽的“冬季大三角”。
 
撰文 | 王善钦
 
最近,著名的星星“参宿四”持续变暗,引起了很多天文学家与天文学爱好者的注意。很多人认为这意味着参宿四即将甚至已经爆发为超新星。有些人认为这颗超新星有可能威胁甚至摧毁地球生态圈。在这篇文章中,我们就看看这些传言是否可靠。
 
参宿四的基本情况
 
参宿四,英文名为“Betelgeuse”,拜耳命名法中它的称号是猎户座α——这一般是某个星座中最亮的星......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02日 14:47

生物钟新研究:“美容觉”是真的 | 一周科技速览

生物钟新研究:“美容觉”是真的 | 一周科技速览
编辑 | 韩若冰 琵思佛 编译 | 杨凌 太阁尔
 
1 如何掰弯声音?
 
过去,科学家只了解一种弯曲的光束:艾里光束(Airy beams)及其衍生物。艾里光束在传播过程中不会发生衍射,因而不会扩散开来,而且艾里光束还具有自弯曲加速的特性,其路径会形成抛物线形状。2007年,中佛罗里达大学的科研人员首次在实验中实现了艾里光束[1]。
 
 
由于艾里光束具有这些独特的物理性质,这种光束可用于操控微小的颗粒,并应用于微流体器件与细胞生物学中。但是要获得这种弯曲的光束需要复杂的设备。因此,全世界......
阅读全文>>